千龙首页 京华论坛 图片首页
那年,初识芍药(1/10)
那年,初识芍药
景山。春天的风雨打落了牡丹花瓣,残红遍地。几天的艳阳回暖,芍药开了。有人形容牡丹如贵妇,芍药如村姑。贵妇、村姑各有风韵。贵妇雍容,村姑纯秀;虽然论地位仿佛有贵贱,在美貌上各有千秋。贵妇在深宫大宅里,吟诗作画,起舞清影;常人无缘得见。村姑在乡野田间,采莲挖藕,荷锄挑担;另有一番清新野趣。在几十年前北京的公园里,芍药并不多见。我对芍药的最初印象,是在千里之外的故乡。记得是一九七八年春天,当时还未“落实政策”的父母在故乡蓬莱劳动,我经过舟车劳顿回去探望。走进父母居住的小院,眼前一亮:门两旁各有一畦鲜艳的花朵正在盛开。碧绿的叶子衬托着粉紫色花朵,把春天一下子送到我眼前。父亲迎出门来,我问:“爸爸,什么花这么漂亮?”父亲笑着对我说:“这是芍药啊,去年从亲戚家移过来的。”又补充说:“它的根茎还是中药呢。”父母很喜欢养花。我小时候,家里的院子就像一座花园。故乡的村庄里,许多宅院后边也有园子,种着各种果树、蔬菜、花卉;养着鸡鸭。当年是仓促回去,父母的住处不大,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在故乡的日子里,谋生、劳动虽然辛苦,他们热爱生活的心不变。开垦出小小的一方园地,种下这几株芍药。可惜的是,父亲落实政策回北京时,由于季节不对,把那些芍药花留在了故乡。这两畦芍药花,是那个年代我见到的最美丽的花朵。也是我最深刻、最灿烂的记忆。
作者:三月溪  发表于:2018-2-9 23:50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