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德问题大讨论的背后是社会整体道德问题 [复制链接]
进入2018年已经有了快半个月的时间了。新年伊始,各行各业都在进行着年终总结和盘点,大家都在忙着向过去一年告别,忙着为未来的一年谋篇布局。而在教育领域,无论是大学还是基础教育,也都进入了期末考试的阶段,开始为着即将到来的幸福的寒假做着黎明前的黑暗的冲刺。然后当大家都开始准备为寒假而等待的时候,最近这几天关于教师这一个行业的问题仿佛随着新年的到来而集中爆发了。让我们看一下几个典型事例就能一窥端倪了。
首先是新年首日,硅谷工作的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实名举报12年前作为她博士生副导师、北航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称她及另6名女生曾遭其性骚扰。北航方面倒是反应迅速,当天就宣布成立调查组,暂停其职。而最新的调查结果是现已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同时此时引发上的北京高校领域性骚扰的“me too ”式(不知道者可以搜索好莱坞的性骚扰事件)的连锁反应也开始了,紧接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统计学院教师薛原也被某大学新生举报性骚扰,正在国外进行短期学术项目研究的薛原已被召回。从网上赤裸裸的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得出“水很深”。还有另一起很著名的舆情就是1月5日在高铁合肥站,合肥市永红路小学教导处副主任罗海丽在G1747列车发车时,用手和身体抵住车门,阻拦高铁发车,造成了恶劣影响,自己被当地庐阳区教体局停职检查,后来还站出来道歉。另外两起事件则是一两年前的问题在这几天浮出水面。一则是去年春节期间,广东省连州市一位姓张的小学语文教师、班主任点了一个家长发的微信红包,当即回赠红包、家长却不收,而这位老师又未及时向学校报告,近日“事发”而被通报批评。是一则是上海一中学教师在高级教师资格评审公示期间受到质疑,该教师曾于2015年在医院与医生发生肢体冲突,网友对其师德提出非议。闵行区教育局12日作出回应,认为该教师不存在师德问题。
这些还不是近期关于教师问题的全部,于是键盘侠们又开始集中喷老师的师德问题了,诸如自己孩子老师的种种不是都被扒拉出来了。在这里,笔者没有丝毫为老师辩护的意思,但是如果仅仅把问题归结到教师这一个领域则似乎有些一叶障目了。要知道,千百年来教师肩负的就是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尽管在网络发达的今天,在社会整体文化水平都在提高的背景下,传道授业解惑的渠道也越来越多元,但是无论到什么时代、到什么国家,如果连教师的道德底线都沦落了,那不恰恰正说明了整个社会的沦落吗?所以北航陈小武以及正在调查的对外经贸大学薛原的性骚扰代表的不是高校教师这一个群体,而是代表整个社会上手中握有一定权力而去为所欲为的群体,这类人在娱乐圈、官员等各行各业都存在;而收受家长微信红包的教师和殴打医生的教师同样也是这个道理,他们是整个社会道德底线下滑、戾气横生的代表而是,如果一定要求教师做道德圣人显然是强人所难。
因此,从这些教师身上反应出来的问题,绝不应该是教育主管部门一方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而是全社会层面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必须从道德的、法律的、精神文明建设的、纪检监察的、人力资源选拔考核等各个角度综合考量,才能拯救这场集体道德下滑的危机。

回复 本帖TID:10399381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