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农村管理应该举双手称赞 [复制链接]

搜狐网报道,云南省昭通市落雁乡发布通报,对王再坤、宋道付、李孝银3户村民违反“除了婚丧嫁娶,其他活动都不允许摆酒(而因婚丧嫁娶需要宴请的则要上报村委会)”的乡约,以搬新家进新房为由大摆宴席借机大肆敛财增加群众经济负担,造成极坏影响给予“纳入违约‘黑名单’,取消个人一些照顾性待遇和村里公路硬化项目申报资格”等。

这样的农村管理,应该举起双手称赞。

为什么这么说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农村以建房搬新家为借口大搞宴请,目的是要根据亲疏远近来"随份子",一般的关系就50元、100元,较近的亲属可能需要几千甚至上万。除婚丧嫁娶之外,大人小孩生日的祝寿宴、考上大学的庆祝宴等五花八门,无形中给乡亲们带来了很重的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
重要的是败坏了风气。一是一些乡村领导,凭借权势,借机大肆敛财。有的村官乡官,毫无顾及,巧立名目,令老百姓不堪重负。二是乡亲们之间,过去纯洁的乡邻关系变得庸俗世俗,什么都以钱说事,都以钱多钱少论亲疏。并且,很多地方已经习以为常了,都变得正常和自然而然了。

记得小时候,干群和乡亲之间关系融洽,有急难了,热情出手相助、相救,没有讲“条件”和“意思”的。相互串门,遇到有好吃的,跟自己家里一样,也没有不好意思那一说。至于婚丧嫁娶,都跟自己家里的事儿一样,能帮什么就帮什么,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相互之间“表示”的,送个脸盆、毛巾、暖瓶、被面、床单等就行了。过年,相互作揖,说句吉祥话就过去了。我们还是孩子时,拜年时家家跑,到谁家都有糖果、板栗、瓜子等好吃的,一会儿就能装满衣服口袋。那时的压岁钱,几毛钱,大家都是欢天喜地的。

曾几何时,村里的风气都变了。乡亲们之间需要帮个忙,比如摘个水果、收个庄稼什么的,都是明码标价。钱少了不干。谁家有了婚丧嫁娶等大事,得先考虑关系,用得着的多给“出血”,用不着的,凑合、应付或象征性地“意思意思”了事。总的感觉,眼睛都往权往钱上看。一位伯母,已经是近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我们兄弟3人回家给父母上坟,中午请客,明显对我一家和哥哥一家态度不一样。事后有人对我们说:你不在本地当官,用不着你们。你哥哥那是当地权威,她请客主要的是请他们一家子,以后需要“罩着”呢,你们一家子就是个“顺便”。这让我很吃惊,也很伤心:怎么会这样呢?风气怎么会如此庸俗了呢?这让我以后再回村里,不敢像小时候那样“随便”了。

好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开始注意和整顿农村的不正之风。很多村霸、乡霸被清理出去,很多庸俗、腐化、坠落的做法被禁止和制止。跟着制定了很多正本清源的乡规村规。有的甚至要求办酒宴的规模,包括标准、菜的数量、参加的人数,特别是随礼“份子”的数额都有明文规定,让农村纯朴、纯净的乡风又鼓荡起来、清澈起来、淳朴起来。

这是一件好、非常好、特别好的事情,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是一件功载千秋的事情,是一件值得大力、全力倡导、鼓励和推广的事情。

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广大的农村,又是一片蓝蓝的天、清清的风、暖暖的歌。


回复 本帖TID:10442112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