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大爷和家人在垃圾上睡了整整三年 原因很无奈 [复制链接]
早年,他因孩子走丢而精神异常。三年前,他开始捡垃圾,而后一发不可收。如今,“老五儿”和妻子及女儿成了睡在垃圾上的一家人。7月12日上午,北青社区报(ID:tongzhoushequbao)记者接到中仓小区的群众热线,对方情绪十分激动地向我们投诉了单元楼上的一户拾荒者,埋怨邻居把垃圾丢的楼道到处都是,产生异味,并且这种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当记者赶到现场了解具体情况后,也是非常的震惊……拾荒者名为余国华,住在中仓小区四号楼2单元6楼(顶层),在家排行第五,邻居们都叫他“老五儿”。记者赶到时,恰巧在楼下遇见“老五儿”的对门邻居关叔,得知我们为此事而来时,关叔一拍大腿,也叹了一声无可奈何。“三年多了,我一直干忍着,得亏我脾气好,不然早被他气到八宝山去了!”关叔说道 : “你可准备好啊,上边味儿可大着呢,我这鼻子早习惯了,你可要有心理准备!”记者刚爬到三楼时就发现,“老五儿”的垃圾就在楼道间刷起“存在感”了,空气中也开始有股刺鼻味儿。关叔这时叹气 : “估计家里又堆满了。” 据关叔说,有些垃圾也可能是因为“老五儿”搬不上去,或者他自己觉得没必要,就搁在楼道间,如果不提醒他,他很少管的。在四楼楼梯拐弯处,关叔指着地上一滩黄渍说 : “ 这是他前几天从外边捡到别人丢的一捆烂葱,在这搁了好几天,一股烂臭味儿,后来跟他说了好几次他才清理走。” 关叔说,老五儿神智有点不太清楚,捡垃圾也很执拗,什么都往家里堆积,但老些东西长时间都不卖。而当记者跟随关叔叫开“老五儿”的门后,才真正为眼前的情景所震惊——▲家徒四壁,却堆了满满的垃圾“老五儿”一大早就出门捡垃圾,晚上如果回不来就临街而睡,如果运气好能赶回家,便躺在这破席子上依席而眠。家中有很多破旧家具都是从外边捡来的,关叔曾因 “老五儿” 往楼上搬沙发撞到自己门时大动肝火,气狠狠地挥着棍子声称要“打死”他,“老五儿”也怕,连忙道歉。“当时真是气的不行,碰上个这样的邻居,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犯什么错了,但我也只能吓吓他,真没别的办法。”关叔说道 : “当问他为什么费那么大劲搬破沙发时,他竟说以后有钱了往新家里搬——在捡垃圾这事儿上,“老五儿”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老五儿”在五楼堆的垃圾谈及国华,关叔说 : “现在他和他老伴一起住在这间两室一厅的垃圾屋儿里,神智都不是很清楚。家里还有一女儿,二十来岁,本来挺正常,还上过学,但长期在这种环境里边再正常也变得不正常了,而且因为没有服药等措施,一切只会越来越糟。”当问及“老五儿”女儿为何辍学时,关叔罢了罢手 : “谁知道,就老长时间没看到她,问了一句,说是供不起了。”(记者走访时,“老五儿”女儿刚好在家,但由于对任何来客都很排斥,并没有出镜。)据了解,“老五儿”和他老伴儿之前都在铁路局上班,1994年同关叔一道搬到中仓小区。最初吃政府低保,老伴儿退休后一直吃老伴儿退休金,生活条件一直很恶劣。至于街坊邻居说的“精神不正常”,是因为早年“老五儿”还有个女儿,结果逛动物园时走失了,再也没找到,“老五儿”从那时开始精神就变得不正常了,自己在屋里瞎写诗、瞎画画,墙壁上满是。“不是实质上的精神病,就是人不太正常。”关叔说。随后记者来到关叔家里。刚进门,关叔就拿起门后两罐喷雾器给记者看 : “这些都是杀蟑螂的药,一瓶84,一瓶敌敌畏,每天我都要把门前清理个遍。我知道搁家里对身体也不好,但我能怎么办呢?”说着,关叔又从沙发底下拉出一小纸盘,上面全是被毒死的小蟑螂。“大的能防住,小的很机灵,都已经入侵到我家里边来了。” 据关叔说,整个单元都想尽办法,有烧驱虫香的,有和着白糖撒药的,但都防不胜防。“也就是我脾气好吧,楼底下那户(5楼),早就‘不堪其辱’搬走了,临走时还跟我诉苦 : ‘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啊’,确实,碰上这种邻居,换谁受得了呀!”▲每次进出,关叔都要用事先搁在门前的扫帚把周围扫个遍。“有一次我去他家,一掀脚下的垫子,我的天呐,大大小小足足有50只蟑螂!他家仨人赶紧就踩,哪踩的完呐!?”据关叔介绍,“老五儿”一家并不和睦,这也可能和家庭整个精神状态有关,有时他老伴儿和他生气,不和他说话,甚至也不给他吃的,偶尔也会听到他女儿的咒骂声,但或许他也早习以为常了,双方都不在意。而且据关叔了解,“老五儿”一年到头基本不会花什么钱,卖破烂儿的钱全都会给他老伴儿。“他也不会花。”关叔顿了顿说。但提到“老五儿”的为人,关叔语气缓和不少 : “虽然有点不正常,但为人还算可以,挺厚道老实,街坊邻居也是这么认为的。”关叔援引了一个例子 : 因为“老五儿”平时什么东西都爱往家里鼓捣,有一次不知从哪捡回来一玻璃花纹的小鱼缸,虽然脏点,但挺漂亮的。于是就有位邻居老大爷看上眼了,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要,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最后还是“老五儿”读懂了他的眼神,啥也没说,送他了。“傻吗?也不傻。咱不能完全把人家当成一精神病!”“不过他这人有时候也跟他捡垃圾一样执拗,可不是我吹,整个小区估计就只有我一人能叫开他门,公安局来了都不一定成。收水电费的、给他办低保的,都是我叫的门,不管是帮他的还是看他的,他经常躲着不开门,估计是怕收钱,但他这种条件,谁也不忍心呐!”关叔说。采访结束后,记者联系了居委会,居委会也是感慨颇深 : “我们基本不到一个月就会走访一次,前几天刚联合安检、消防等部门进行联合执法整治,一起对他进行说服教育,同时也帮助他家清理卫生,每月至少都会清理两次。因为他的这种行为不但会对自己健康造成恶劣影响,而且夏天一到,垃圾产生的异味也会严重影响到楼道居民。社区一直在尽全力帮助他,包括当时帮他找孩子,去市里上报情况时,居委会和民警也是全程陪同,但因为他神智一向不太清楚,有时候也很不配合,所以管理起来确实有些棘手。而且他每天行踪不是很固定,外出安全也是一大问题——他一家子现在甚至连户口本都丢的不知去处了。”▲图片来自瞰中仓▲图片来自瞰中仓▲前几日“老五儿”在楼下占的三个车位,最后在居委会的劝说下终于把垃圾清理了。▲听关叔说,这是“老五儿”前两天往楼上搬东西时对楼道墙壁造成的破坏。▲“老五儿”的三轮车,已是他的“老伙计”了。文图/北青社区报通州版 记者组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