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后的遇见 [复制链接]

作为成长中的学生来说,没有不犯错误的,关键是学生犯错之后,教师如何对待他。

二十多年前,我任中学班主任时遇到一件事:学校组织春游每人交60块钱。周一我来时,班里已有六个学生,我先让他们把钱交了以免丢失,其中的一个孩子说钱丢了,我说你是不是放错地方了,再找一找,她说她就放在位子里了,我又帮她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晨读完了以后,我对同学们说60块钱一会儿就花完了,但是你的心里从此就有了一个阴影儿,我曾偷拿了同学的60块钱,平时你会不敢看这位同学的眼睛,随着你年龄的增长,你会越发感到内疚,让你终生不安,人只有内心清静才能活得幸福快乐,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同学们先上课,我们下午班会时再解决这件事。我在等待,给犯错学生和自己思考的时间。

坐在办公室里我想起了雨果《悲惨世界》的冉阿让,想起马克连科的《教育诗》想起了陶行知如何对待犯错的孩子,于是我找了一个纸箱子,把它弄成一个选举箱,准备了32个牛皮纸的信封。

班会时间到了,学生的眼睛都盯着我手里的箱子和信封,我温和对他们说,每人发一个信封儿,如果谁拿了60块钱谁就把钱放在信封里,投到这个箱子里就行了,不用写名字,我不想知道是谁,也不追究,只要钱回来就行了,但是你们要记住老师的话,以后不要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会后,我就赶紧把箱子拿到了办公室,把信封儿倒出来了,等我数到第十个的时候,里边有60块钱,我跑步到班上告诉,同学们热烈鼓掌。

二十多年一晃过去了,一天我在车站等车,一位年轻人叫我,握住我的手说,老师谢谢您当年救了我,我愣了一下!他不好意思地说,当年的60块钱是我拿的,当时我的心里很害怕,想还给同学却不敢还,怕同学们叫我小偷儿,那我会永远背着小偷的标签生活,您当时处理方法不但挽救了我,同学们也特服您。只是当时我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现在让我跟您说句对不起!他给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问他现在怎么样,他说也当了老师,我知道我的手里掌握着每一个孩子的命运,肩负着一个家庭的幸福,一个民族的希望,我努力学习,把心放在孩子们身上。特别当他们犯错后,我就想起了您,私下里好好跟他们谈,保护他们的自尊心,充分给他们时间,等待他们成长,不追求一时一事、立竿见影的结果,如果当年你揪出来我,学校再给我处分,我可能怨恨您与学校和社会,可能因此走向犯罪道路。

二十多年后的遇见,让我很感激我曾看过的雨果的《悲惨世界》,爱弥儿的《论教育》和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建议》等书籍,是阅读指引我如何面对学生的缺点和错误,使自己和学生教学相长。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