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医院“号贩子”,主题教育“活靶子” [复制链接]
整治医院“号贩子”,主题教育“活靶子”
    “号贩子”就真治不了吗?“要痛下决心打掉‘号贩子’,切实解决这个痼疾。”
    据媒体报道,在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北京市聚焦人民群众长期深恶痛绝的“号贩子”问题,市领导带头推动,开展专项整治,“号贩子”问题线索明显减少,不少大医院连续保持“号贩子”活动指数零纪录,网络抢占号源现象明显下降。
   要说“号贩子”有多可恶,多么令人愤慨,不到大医院就诊的患者及其家庭是无法体会到的。几年前,岳母突患眼疾,从外地来京就医。于是乎,北京同仁医院便成为通向光明的“希望之门”,但同时也是一道令人感到痛苦、备受熬的关口。当时,我和妻子一道,头一天晚上便到医院排队挂第二天的号,漫漫长夜的等待之苦自不待言,因为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令人无法忍受的是“号贩子”的百般欺压。这些“号贩子”采用的是团伙作案,他们不仅雇人充当患者或患者家属,而且像强盗一样横行于挂号大厅,每一个靠近窗口的排队区域几乎都被他们垄断了,患者要想挂上号,必须得通过他们这一道“鬼门关”,只有留下三五百元不等的“买路钱”,方可进入前方区域排队挂号(至于能否挂上号、看上病,那就另说了)。面对十分猖獗的“号贩子”,人们敢怒而不敢言。不过众怒之下,还是有人举报了,直到警方赶来,“号贩子”的嚣张气焰才得以熄灭,也使得岳母“幸运”地挂上号,当天上午就进入医治程序。如果没有警察出现,真不知岳母的病要被拖延多久?我们一家人要遭受怎样的精神折磨?
    谁都知道北京医疗资源集中,“号贩子”问题由来已久。供需难平衡、作案成本低、患者认识有差异等因素,加之“号贩子”在同管理部门和医院的长期博弈中,手段花样不断翻新,导致这一问题屡禁不止、屡打不绝。就像北京同仁医院领导所讲,其实打击“号贩子”的行动一直在开展,但这次力度大、措施实、效果好。“最根本的原因是通过这次主题教育,大家的思想发生变化。”所谓的“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就是要敢啃“硬骨头”,解决“老难题”,在涉及群众利益问题上敢于担当、勇于作为。
    据悉,主题教育开展以来,针对“号贩子”问题,北京市成立了整治工作专班,建立重点医院“一院一册”台账,“一院一策”提出整治措施。通过线上搜索、线上暗访、群众举报、媒体曝光等渠道,全面摸排“号贩子”活动线索;同时,安排12个暗访组每周开展巡查,发现问题立即反馈、限期整改。市卫生健康委建立了医院“号贩子”密度指数,对20多所医院进行排序,每周通报,压实责任,传导压力。为加强对“号贩子”打击力度,北京市还建立了卫生健康、公安、市场监管、网信等部门联动机制,对重复挂号、挂多个科室号的异常行为进行梳理,开展清理整顿。对经查证属实的“号贩子”案件,实行“一案三查”,即查“号贩子”本人、查“号贩子”相勾结情况、查充当“号贩子”“保护伞”问题。如此“一石三鸟”,“号贩子”及其背后“保护伞”们焉能逍遥法外?等待这帮家伙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这不,前几天笔者又有家人患病,到北京口腔医院就诊。因网上抢不到号,便按院方提示凌晨4时到医院大厅排队挂号。嘿,真是不错!大厅里秩序井然,以往像狗屎一样令人恶心却无处不在的“号贩子”,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心里不免暗暗庆幸。就在这静谧安祥的环境中,号顺顺当当地挂上了,并在当天上午得以就诊,由此生发一些感慨。
    据了解,北京市在整治医院“号贩子”问题上,不仅敢于担当、敢于斗争,而且技防手段也在创新。比如,在北京同仁医院新引进一套AI人脸识别系统,在它后台的资料库,已经存入了北京几十家医院共享的“号贩子”照片信息。这套系统连接的是覆盖院区的700多个摄像头,可以进行实时监测、比对和报警,只要资料库里的“号贩子”进入院区的任何角落,便会被警方锁定目标。目前,人脸识别系统用于“号贩子”治理的做法已经在北京20多所大医院进行推广应用,效果颇佳。
    整治医院“号贩子”成为主题教育的“活靶子”。这无疑是一条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老百姓听了心里舒坦,颇为受用。愿各条战线、各个部门都能像北京医疗系统一样,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整改落实中,突出问题导向,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以“钉钉子”的精神抓整改,以为民谋利、为民尽责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驰而不息抓落实,不彻底解决问题决不收兵。(董聚山)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