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塑令”之下,谁还在“我行我塑”? [复制链接]
“限塑令”之下,谁还在“我行我塑”?
    在确定这个标题之时,我先来了个扪心自问:对于“限塑令”,自个儿执行的咋样?
    坦率地讲,如果这是一道100分值的考题,我最多只能给自个打59分,没有及格。为何?因为自身存在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上超市买水果、蔬菜,我常常会使用超市免费提供的简易塑料袋盛装,总认为不用白不用,尽管我从来不购买超市提供的收费塑料袋,而是自带布袋子拎东西。到农贸市场购买食品、用品时,我多数情况下,并不拒绝商家提供的免费塑料袋,一来是自个儿拎着方便,二来是卖家“盛情难却”。如此“大尺度”行为,自然不符合“限塑”要求,岂能算作“及格”?
    不过,毫不客气地讲,同有些同志相比,自个儿还不算太差。君不见,超市内、菜市场上,有人还没想好买什么,先扯上一把塑料袋备着,结帐时再买只大塑料袋拎着。还有些人,平时不爱做饭,动辄叫外卖或吃些路边上的早点、小吃之类,每顿饭都会留下一堆盒呀瓶呀袋呀之类塑料垃圾,还不停地网购着被层层包装(包括泡沫塑料)的物品,天长日久,一个人得乱扔多少塑料垃圾啊?即便是“限塑令”管不了你,作茧自缚的道理应该懂得吧,如果都像某些人那样大量地制造塑料垃圾,岂不人人都要变成“塑料人”了?谁能够独善其身?
    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笔者在解放军报参加全军新闻骨干培训班时,与来自广州军区的一位同行结伴上街买东西,那时候商店里的商品大多是“裸售”,基本没有包装。当时,那位广州战友半是报怨半是炫耀地说:“在广州购物很方便啦,每次都要给个袋子啦!”他说的袋子,其实就是塑料袋,东西买完后可以拎起就走。后来,塑料袋开始在北方流行起来,即便在露天的菜市场上也再难觅到菜蓝子的模样,几乎全被一次性塑料袋替代了,以至于塑料袋子漫天飞,从城市飘飞到了农村,成为一大社会公害。据悉,全球所有塑料制品,只有不到10%会被循环利用,近八成被填埋或散落在环境中。还听说,塑料制品在土壤中降解需要几百年,还会污染水体,甚至扩散到海洋,引发海洋生态环境恶化,威胁到包括人类在内的地球上所有生灵的安全。
    说起“限塑令”,其实颁布得还算适时,早在十多年前就有了。为遏制“白色污染”,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塑料购物袋的通知》发布。这份被公众称为“限塑令”的通知明确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政策出台实施之初,全国各大城市的卖场、超市、商铺掀起弃用塑料袋、改用布袋或纸袋的环保浪潮,效果还是不错的。然而,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限塑令”威力不再,一些地方甚至出现“报复性”反弹。一方面是因为政策的覆盖面比较窄,且缺少必要的惩罚手段。另一方面,人们普遍贪恋塑料袋的便利,加之近些年电商发展太猛,外卖包装中,塑料袋、塑料气泡膜、一次性餐盒的普遍使用似乎顺理成章,这无疑让“限塑令”遭逢尴尬。
    小小塑料袋,考验着政府管理智慧和执政能力。笔者认为,要彻底改变“我行我塑”的问题和现状,需要科学施策、“多管齐下”。首先,要在全社会倡导绿色生活理念,通过层层传导责任和压力,促进公众改变消费习惯,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自觉“限塑”。其次,让“限塑令”向“灰色地带”说“不”,围绕塑料袋的生产、销售、使用进行全方位监管;对于“限塑令”范围之外的电商行业,要消除处罚和监管的盲区,扩大相关政策法规的覆盖面,增强操作层面的精准度,让“我行我塑”者付出高昂代价。第三,要积极研究替代产品,加快绿色包装标准化进程;在替代产品一时难以成熟推广的情况下,不妨在可重复使用方面进行创新,硬性规定外卖、快递等行业采用可重复包装,超市、菜市场等商家一律不准提供塑料袋,对违者施以罚款、取消营业资质、降低信用等级等处罚,让“限塑令”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董聚山)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