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有毒童书的疫情传染给孩子 [复制链接]
日前,新华社记者调研发现,童书市场存在大量粗制滥造、内容失格的现象,部分童书还存在“儿童不宜”的露骨情节——有些童书赤裸裸展示血腥、暴力,书中赫然配图:猫爸爸开车载着家人,车轮底下是被轧过的老鼠;有的童书插图中,卡通人物背着鲜血淋漓的包裹,舞台上躺着被警察杀死的人,宝箱在流血,伞扎进头部等画面。
说实话,这一则新闻是笔者在和高中同学群里聊天之后,在网上浏览新闻时才着重留意的。如果不是疫情的议题引发的讨论,笔者一般不会关注这种新闻,因为北京的疫情当前,作为普通老百姓,咱只关心蔬菜和粮食,还真没太多的精力和心思去刻意关注诗和远方的苟且。那一天,我们高中同学群里,有知道俺在北京的,少不了嘘寒问暖,进而说起了一二三年级孩子居家上不了学的苦恼。忽然画风一转,在福建某大学都当上了副教授的一位女同学说,孩子居家可得看好了,现在小学生跳楼的都不少。问起原因呢?说是现在的孩子接触到的课外书鱼龙混杂,很多孩子被影响和蛊惑了。并说起了其孩子所在的小学还发了一个“排雷书单”,仔细看了看,其中不乏笔者的孩子也看过的熟悉的书名,当然也有不熟悉的。比如淘气包马小跳《天真妈妈》,被排雷的理由是“宣扬自杀,三观不正”;比如《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推荐的二年级的读物,被排雷的理由是“宣扬自杀,三观不正。文章第100多页,宣扬爱情可耻,然后孩子跳楼穿越去北极,文章很仔细的描写自杀情节,对于二年级孩子实在是要避雷。”比如《狼王梦》五年级必读书目,“涉嫌有淫秽描写。”
经过同学这些过来人的描述,我才知道这问题的严重性,也庆幸俺们家孩子比他们的小一两个年级,还没有看这样的书籍(这么说颇有小人偷着乐的意味)。想想也是后怕,如果不是他们提醒,我们也不会知道这样的事情,也会随波逐流地给孩子买这样的书籍,而没有任何分辨能力、人生观价值观还处在萌芽状态的孩子,吸收了这样有毒养分,焉能把持住自己?这就有点像《葫芦兄弟》里的七娃一样,被蛇精放到有毒的环境里养一下,蹦出来就是认贼作父。这些毒书中的句子诸如“我纵身从教学主楼跳了下去,教室的窗户一扇一扇从我身边掠过,我像一片树叶一般飘向大地下。然而我并没有摔到地上,却坠入一个绚丽无比的隧道里……”,好嘛,连我看了都觉得跳楼还是一件挺美的差事呢。但是换来的却是家庭的破裂和无尽的痛苦啊。
从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分级的图书、影视出版发行制度看,也就那些赤裸裸的淫秽书刊影像或者涉及到反动政治的书籍影像直接被查出,这些打着擦边球的书籍没有任何门槛和限制,就是出版社公开发行的,甚至有的学校老师还公开推荐。据统计,目前国内童书约占图书销售总量的四分之一,是市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然而,蛋糕越大,竞争越激烈,于是无底线的有毒图书应运而生。看着孩子平日里看的什么米小圈之类的绘本,真心觉得与俺们小时候看的连环画、三百六十五夜故事等差距很大,没有什么营养。如果说,大学生甚至是成年人跳楼还是因为压力大导致的心理心理疾病,那么这些还没长大的孩子跳楼呢?当前的疫情已经有中国疾控中心领头进行追根溯源了,我们也相信这可恶的疫情一定会被我们打倒。然而,这图书市场的疫情,除了依赖家长在别人家的孩子跳楼之后自我警醒、自我辨别之外,真心希望相关的行业主管部门能主动作为,将这种疫情查清楚、消灭掉,同时将传统文化中的有益书籍真正推出来,给孩子们正确的、有益的滋养。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孩子是花朵,是希望,我们需要构建一个干净的儿童阅读环境,严惩无良商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中级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