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卡的底气恐怕不仅来自于年龄上的“大爷” [复制链接]
岁末的这一波令人费解的疫情还在继续。据国家卫建委的消息,1月1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03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8例(广东7例,辽宁4例,天津2例,上海2例,福建1例,云南1例,陕西1例),本土病例85例(河北82例,辽宁2例,北京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毫无疑问本土病例来看,河北,准确的说是石家庄依然是焦点所在。
可以想象的到,当前河北尤其是石家庄地区的疫情防控压力十分艰巨,发布会一场接着一场北京以及各地的专家也都纷纷驰援河北当地政府街道、社区等奋战一线的防疫人员都在夜以继日地投入到这场疫情防控的战斗中。而且不时的有一些悲壮的消息传来。先是河北辛集市中医院护士张丽芳在支援石家庄核酸检测工作中,突然接到母亲去世的噩耗,当医院为她申请回家奔丧时,她还是忍痛决定留下来;继而又是1月7日18时左右,石家庄市新华区西苑街道国泰街社区工作人员李瑞芝,在组织群众进行全员核酸检测工作当中,晕倒后因抢救无效去世……除了这些典型,还有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基层干部、公安民警、志愿者等等都在以忘我的精神投入进来,同时还有广大的人民群众一种高度自觉地觉悟配合着整体的疫情防控工作。
但是,在当下这个自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我们还是能从各种渠道看到个别人员以一种龌龊表演将个人主义的欲望放大到极致,其他人的付出视而不见。典型的就是这两天媒体曝光的河北石家庄高邑县一大爷不戴口罩,强行闯卡试图外出,多次试图抢夺防疫人员的手机,并多次辱骂工作人员“你算个什么东西”。而且随后与到场警察发生推搡。当事情曝光之后,其过激行为的理由居然是去拿白菜不让过有点着急,才呵斥了几句。当然,这位大爷也许是退休过早,与智能化时代有些脱节,低估了自媒体的力量。他的丑恶嘴脸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了热搜之后,很快就被网友爆出了退休前是“县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到了这一步,这个事情就有点意思了。
当地官方处理的倒也算是迅速。第二天也就是1月10日,高邑县官方通报确认,此人系66岁的韩某某,退休前为公安局局副局长,已就其此次闯卡行为处以行政拘留。通报还表示,韩某某身为中共党员,其行为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该县纪委决定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当然仅仅严重警告处分,很多网友还是不买账的,认为在这个特殊时期威,应该受到严厉的处罚。不过国有国法,党有党纪,这起事件已经透明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该处理什么程度,想必当地是不会有太多偏袒。网友们也不必以一个外行来指导内行。
但是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事情发生后很多评论从题目等方面说成了某大爷如何如何“大爷心态”要不得等等。这似乎有些跑偏了。要知道,从年龄上论,这位闯关者的确是个大爷但是恐怕其底气和戾气绝不仅仅是来自于年龄上的倚老卖老,毕竟比他大十几岁、二十岁的老大爷们还遵纪守法,配合防疫管控呢。退休六年更不应该倚老卖老。说到底,还是其身份上的大爷作祟,在一个以前都没听说过的县里,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不容小觑,退休后官威一时半会还没消退可以想象其在任时会不会同样也是大爷?这一点才是应该警惕,并且应该深究和举一反三杜绝的。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