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媒体的互动增强了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 [复制链接]
新旧媒体的互动增强了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
新媒体不仅以自身所具有的特点吸引着人民大众,向人们传播各种思想观念;它还成为人际传播的网络延伸以及传统大众传播方式的助推器,扩大了传统传媒方式的影响力。
首先,网络的普及打破了人与人交流中的时间、空间甚至是语言方面的限制,实现了人际传播影响力的成倍扩大,也增加了它的交互性和反馈性。例如网络新兴的个人化平台——微博的出现及其被广大群众所广泛运用,使学术前沿的学者与社会大众成员之间实现了有史以来最直接、广泛、快捷的沟通;也使得不同思想派别之间的交流与争论不再局限在学术领域内的会议和刊物之上,而是在微博平台上直接展现出争论的焦点,供人们了解,甚至在此基础上表明自己的态度、发表自己的看法。另外,微博这类个人化平台注册门槛低,使用群体庞大并且思想水平和信息甄别能力参差不齐;微博中传播的内容丰富,但标准模糊,真假难辨;微博的公开性使人们与社会精英、意见领袖之间的距离缩短,导致了名人效应的加强。这些特点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依靠微博名人宣传以及大量转发等方式稀释、边缘化主流价值观,向广大用户传播错误思想主张提供了便利。北大原副校长梁柱教授于2015年在《红旗文稿》刊物中刊登了一篇逻辑清晰、内容充实客观的文章,原标题为《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历史清醒》。但一些人通过断章取义,歪曲原文所表达的意思,将其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解释成对追求真相精神的批判,并据此恶意篡改文章题目后被网站大量转载。此后,梁柱教授及其被篡改过的文章便引起了网络“大V”们的围攻,成为舆论的焦点。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亦跟风批评,霎时微博上的恶评和辱骂泛滥成灾,令人错愕。窥一斑而可知全豹。这不仅仅是微博平台中的个别现象,目前,微信、论坛及各种网站均受到了不良思想的侵袭,成为历史虚无主义者觊觎的肥沃之壤。
其次,传统媒介借助网络的炒作可以使其传播的载体实现迅速“升温”,将其所传播的思想观念迅速打造成社会热点以博得人们的关注。课程、书籍、报刊等传统思想传播载体对思想的传播成效受到知名度大小及受众人数的影响,而网络功能恰好在这些因素中有很大的施展空间。
例如充斥着粗俗用语和历史虚无倾向却曾盛极一时的历史读物《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原型只是北京市某学校历史课教师的一份讲稿,其在最初的影响范围并没有那么大。但这位教师讲课的视频被学生传到网上,并经过网络的传播与发酵之后,迅速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围观和追捧,并促使这位老师将讲稿整理为书稿正式出版。此后,这套书籍被网友贴上了“插科打诨讲历史,说学逗唱论古今”的标签,甚至被誉为“全民学史、读史、论史”时代的开端。也正是由于读者通过网络对这套书籍如此进行大肆夸赞,才会引起更大范围内读者的关注与竞相购买。
最后,传统的大众传媒可控性较强,受到的约束较大,历史虚无主义不易在其中找到大的动作空间。与此相比,网络新媒体却为错误思潮提供了相对宽松的传播环境。电视台不允许播出的电视剧变身为网络剧,通过互联网来播放;无法正式出版的文字就以网文、电子书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眼前。而网络剧、网文作为新兴的艺术品种,却因其即兴点播、快速便捷的优势深受年轻网民的喜爱。可以预见到,若任由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思想借助网络新媒体形式在广大网民尤其是青年学生当中肆意传播而不受到管控与限制,我国思想界将要承受灾难性的后果。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