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历史虚无主义的“鬼画皮” [复制链接]
戳穿历史虚无主义的“鬼画皮”
   起初听到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时,我先是觉得新鲜,继而产生困惑。不是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么,如果历史任人美化或丑化,这样的“教科书”还有什么意义?
    这些年,随着生活经历和思想文化的不断积累,我终于明白了,所谓“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之观点,不过是历史虚无主义者刻意炮制的说辞而已,乃“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根本目的是想否定民族精神、否定现行社会制度、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以及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诸如东欧剧变、前苏联解体等震惊世界的大事件,正是受到这种思潮的冲击和影响。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案例很多。社会发展到今天,“去其史”早就不可能了,但由解构历史到重构历史还是有着种种可能的。处于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渠道大大拓展,历史虚无主义便以更为隐蔽和“软性”的传播方式和渗透手段出现在社会文化生活各个领域,他们肆意歪曲历史甚至捏造穿越时空的材料,弱化英雄光环,丑化民族文化、矮化民族精神,其阴谋性、恶毒性不言而喻。
    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具有以下特征:
    一是貌似“还原历史”,实则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历史虚无主义往往把严肃的历史研究、历史问题“巧妙”地转化为网络舆论,用“还原”“重评”“解密”“起底”“反思历史”“真相还原”为噱头,随意编造、裁剪、歪曲某些历史事件,放大某些历史细节,甚至用“艺术夸张”的手法把历史中的悖论、恶的一面进行扭曲、反转,消解文化自信,模糊价值观和是非观,进而损毁人们的精神高地。比如说,历史虚无主义者找出“白璧”中“微瑕”,以颠倒主次的手法,实现对历史的解构和虚化。他们把某一时期的偶然失误归结于领袖人物的独断专行,殊不知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其历史功绩,从而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历史虚无主义者还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或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把“前30年”和“后40年”完全对立起来,意在撕裂社会主义发展历程,让亿万国人迷失前进方向,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
    二是以“小善”粉饰“大恶”,为某些历史早已定论的人物翻案,以此改变社会价值观念,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国家政权。比如说,有人在孟良崮纪念张灵甫、美化西北军阀马步芳,便是历史虚无主义最为擅长的“春秋笔法”。他们“饶有兴味”在历史故纸堆里扒拉,“惊喜”地发现,张灵甫不仅抗日有功,还写得一手好字,学校曾为他办书法展,书法大家于佑任赞其“后生可畏”,而全然不顾张灵甫成为蒋介石悍然发动内战“急先锋”,以及枪杀妻子吴海兰等罪恶行径。倘若张灵甫功大于过,或者说能够弃暗投明、最终选择正确的道路,党和人民自然不会亏待他。很多国民党将领后来都在共产党军队和人民政府里担任要职,便足以说明一切。还有很多战死在抗日战场的国民党将领,不都成了民族英雄被世代传颂吗?如,张自忠、赵登禹、佟麟阁、戴安澜等,就不一一列举了。至于那个马步芳,更是臭名昭著了,他以各种惨绝人寰的手段残杀红军西路军,与侵华日寇进行秘密军火交易,还奸淫自己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外孙女以及部属妻女等,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化身,可偏偏有人用“显微镜”放大他身上的“闪光点”,称“马步芳精通音律,曾同王洛宾一起编写《花儿与少年》,让刚刚取得抗日胜利的人民感受到幸福的滋味……”。简直荒唐之极!这种扬“小善”弃“大恶”的表现手法,分明在美化人民公敌,颠覆正确的历史价值观,必须对其当头棒喝。
    三是以“戏说”英雄污化民族精神,为颠覆国家政权制造思想舆论。历史虚无主义带有很强的攻击性,不仅在思想上推崇西方所谓“民主和自由”,美颜西方列强的殖民侵略历史,而且在政治上对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情有独钟,极力诋毁我党我军的光辉形象,对伟大领袖和英雄人物极尽“戏说”“调侃”“恶搞”之能事。境内外某些别有用心之人,以所谓世之常理、社会常识、人之常情来污蔑特定历史事件、历史情境中英雄人物,就连我党我军著名英烈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等都纷纷“躺枪”。他们抛出所谓邱少云被火烧身而纹丝不动不符合“生理常识”、黄继光的血肉之躯挡不住机枪的持续扫射等荒谬言论。还有人满嘴喷粪,说什么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是因为受了战友的欺骗,刘胡兰是被乡亲们铡死的,江姐其实是个小三,等等。他们之所以胡说八道、瞎编乱造,自有其险恶用心。诚如罗援将军所讲:“去其史,必先去其代表性的历史人物,从个体的否定到整体的否定,从具体的否定到抽象、终极的否定,如此延续,历史就是这样在怀疑和扭曲中走向虚无。”
    是呵,当历史虚无主义扩散开来,民族英烈被抹黑、国人精神偶像遭受损毁之时,如同蛆虫附骨、蚂蚁掏穴,势必造成思想混乱、意志衰退,乃至信仰崩盘、政权被颠覆。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在自觉传承红色基因、坚定理念信念的同时,必须发扬革命精神和斗争精神,对诋毁英烈、践踏历史的卑鄙行径进行有力抨击和鞭笞,彻底戳穿历史虚无主义的“鬼画皮”。(董聚山)

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